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一座娇艳美丽的太平洋小岛,一幅无以伦比的海洋画卷,一朵水天相接的晶莹浪花,如果你一直苦苦追寻最接近天堂的地方,那么塞班岛一定是不二选择。睡眼惺忪的清晨是一天的开始,也是塞班岛散发别样风情的一刻,用过早餐后,一行人朝着世界上“最高”的山峰行进。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塔帕丘山是塞班岛最高的地方,在这里可以360度俯瞰波澜壮阔的塞班岛和巨大的耶稣像,塞班岛紧邻世界上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如果把喜马拉雅山囫囵个扔进去甚至都看不到山尖,当地人按照绝对高度来衡量,这座山也被他们称作“世界第一高峰”。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登临远眺,湛蓝的海水恍若一面澄澈的明镜,空中的朵朵白云好似镜子中反射景象,脚下则是一马平川嵌入海平面的山丘,清爽的海风拂袖而过,世间的纷纷扰扰都被屏蔽于海岛之外,让人沉浸在无忧无虑的世外桃源之中,甚是惬意!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塞班岛面积不算太大,最好的旅行方式就是自驾,在当地租一辆越野车或者跑车来一场浪漫刺激的丛林探险和环岛观光。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鳄鱼嘴礁,顾名思义,因这里有一座外形酷似鳄鱼嘴的礁石而得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锻造了这处遗世天堂,经过千百万年的海水冲刷,巨大的礁石从海平面拔地而起,前端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天然豁口,与身后的礁石相组合成为惟妙惟肖的鳄鱼嘴礁。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鳄鱼嘴前方有一块“蛋糕石”,热爱刺激探险的人们会站在平台上方拍照,当背后巨大的海浪迭起时,仿佛置身于汹涌澎湃的漩涡中心,看得人肾上腺素飙升!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坦克滩位于塞班岛中东部,这里的海平面宽阔平坦,状似坦克。二战时期,美军曾试图登陆坦克攻打日军,虽然以失败告终,却为这里留下了“坦克滩”的名字。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比起坦克滩津津乐道的二战文化,最有趣的还要数沙滩海岸形色各异的珊瑚贝壳,有的像龙王的犄角,有的像旋转的电风扇,有的像缠绕的大树根,随手捡起就是一块精美的艺术品。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遗世独立的禁断岛背后有一段发人深省的故事。古老的群聚部落为祈求大海风平浪静,每年都会选择一名成年男子在这里砍头祭天,之后思想开化的人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将其命名为“禁断岛”,意为禁止断头。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禁断岛与塞班相连的海滩是一处绝佳的徒步天堂,开阔壮丽的视野容纳了世间万物,茵绿的草坪柔软了醇厚的大地,置身其中,恍若流连于人间天堂,美不胜收。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如果要选择一处作为岛民的灵魂中心的话,那么这个地方非卡梅尔山天主教大教堂莫属。卡梅尔山天主教大教堂位于海滩路上,始建于西班牙殖民时期,这座小巧玲珑的教堂自诞生以来命途多舛,二战时期被破坏,如今呈现于世人眼前的建筑则由后人重建而成,现已成为塞班岛的地标性建筑。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塞班的中南部景点大多处于原始状态,相邻道路蜿蜒曲折、颠簸难行,相比之下,北部则平坦开阔,一马平川,驰骋期间犹如翱翔于天地之间。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二战期间,日本战败于美国,为了不被他国俘虏,众多日本人在这座五名海岸的悬崖上,高喊着“万岁”跳崖自杀,从此这里被称作“万岁崖”,为悼念亡灵,并警示战争的残酷与血腥,后世在这里建造了观音慰灵像,还在据此不远的北部最高点自杀崖树立了和平纪念碑,不禁令人唏嘘不已。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抛去沉重的历史,万岁崖所在的海域犹如一块晶莹剔透的玛瑙石,由远及近呈现出缤纷斑斓的渐变色,靠近崖岸的海水是澄澈透亮的盐白色,随着距离的拉远逐渐变为深蓝色、墨绿色。极目远眺,自然而然地生出心旷神怡的舒适感。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自驾游的最后一站来到了塞班岛最为知名的小岛之一“鸟岛”,形形色色的鸟儿在这里聚集繁衍,天朗风清之时,空中不时地略过悦耳的鸟鸣声,孩子们在陡峭的瞭望台自由奔跑,俨然一副人间天堂的模样。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

明媚妖娆的塞班随手一拍就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画,无需添加任何滤镜,甚至路边随意躺着的枯木都成了画中的点缀。耳旁的海风翩然擦过,有朝一日,岁月静好的凤凰花与这小岛终会化为记忆中的尤物,久久不能抹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在塞班岛偶遇“世界第一峰”,与雄险的鳄鱼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