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零门槛”落户第一城

石家庄:“零门槛”落户第一城

石家庄市公安局户政服务大厅。 (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4月4日《南方周末》)

“不问年纪,不问学历,不问房子,不问工作,不问省内,不问省外,只要你真实地表达出要留在这里的意愿,那么就允许你留在这里。”

2019年3月27日上午,石家庄市开了个通报会,说这次实际上是个宣传上的失误。“大方向是‘零门槛’,但配套东西没出来,公安局就发出去了,现在很被动。”

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中国的城市竞争从对资本的竞争开始,后来是对人才的竞争,现在已逐渐到了人口的竞争阶段。

“听说现在谁都能落户,是不是真的?”

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何阳走进石家庄市桥西区红旗派出所户政大厅,向民警咨询石家庄十几天前出台的“零门槛”落户政策。

户籍在邯郸的何阳,平时在石家庄打零工。得到民警肯定的答复后,他走出户政大厅,决定再花几天时间考虑要不要成为“新石家庄人”。

十天之前,2019年3月18日,随着石家庄市公安局一纸新规的发布,素来低调的石家庄打响了全国“零门槛”落户第一枪。

“市里允许‘零门槛’落户,但是配套政策还没出来,公安局就擅自发布了……提前没通气,你跑那么快,让其他部门怎么办?”3月27日,石家庄市政府大院一间办公室里,公务员张焱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过去这十天,骤然成为“零门槛”落户第一城的石家庄吸引了诸多关注目光和迁移人口,张焱加班加点地研究应对方案:“有好处,也有压力。”

“作为河北省会,石家庄辐射北京以南。邢台、邯郸、沧州、衡水……很多人已经长期住在石家庄,但却不是石家庄户口。现在要给人一个合法身份。”在河北省政府参事室特约研究员梁勇眼中,石家庄抢占“零门槛”落户第一城,也就等于拥有了一张新名片:它可以优化石家庄的口碑,提升石家庄在区域内的感召力。

“来了就是石家庄人”

2019年3月28日下午4点,裹着一身黑色羽绒服的刘莫,匆匆走进石家庄桥西区振头派出所,她想赶在孩子放学之前给外婆办妥落户手续。

刘莫的外婆今年83岁。六七年前,刘莫的母亲退休,带着外婆从河北衡水老家到石家庄,和刘莫一起居住。家里的户口本上,刘莫是户主,母亲能在石家庄落户,但外婆不行。

为了享受石家庄的“老人免费公交”优惠,外婆办了居住证,每隔半年要去一趟派出所给居住证延期。3月19日那天,在收音机里听到新政出台,老人立马到派出所询问如何落户。

2019年3月28日下午4点半,填写好资料后,刘莫从振头派出所户籍协勤王思手中接过了外婆的户口页——83岁的外婆成为新石家庄人。“以后就不用这么麻烦了,‘零门槛’落户解决了很多疑难杂症。”刘莫舒了一口气。

王思介绍,振头派出所辖区人口约5万,从3月19日到28日,有五十余人前去办理“零门槛”落户。

“头几天,电话都接不过来。有的人还在空中飘着,也要落我们这儿。”振头派出所一位民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还有人只表示“以后要来石家庄工作”,就要求在派出所公共地址上落户,“(我们)想多问两句都不行,(他反问)石家庄不是说了‘零门槛’吗?”

“零门槛”落户政策文件的全称是《石家庄市公安局关于全面放开我市城镇落户限制的实施意见》,文件要求,全面取消在城区、城镇落户的“稳定住所、稳定就业”基本迁入条件限制,实行以群众申请为主,不附加任何条件,按户口迁入途径分类登记备案的“零门槛”准入政策,形成公民在城区、城镇落户“有意就迁入,户口随人走”的自由流动新格局。

“不问年纪,不问学历,不问房子,不问工作,不问省内,不问省外,反正什么都不问。只要你真实地表达出要留在这里的意愿,那么就允许你留在这里,这真的叫做‘来了就是石家庄人’。”石家庄“零门槛”落户在星期一出台,星期四就上了央视《新闻1+1》节目,主持人徐卓阳在节目中如此评价。

节目中披露的数据显示,“零门槛”落户政策出台后三天,共有2738人申请成为新石家庄人,其中1125人来自河北省内,其余来自河北省外。

政策要求全面下放户口迁入城区、城镇审批权限。这意味着,石家庄派出所户籍民警在核实申请迁入人员信息后,直接就能签发办理决定并在“准迁证”上盖章,无须上报至公安分局审批。

来自河北省内的申请者,在派出所开具《省内户口迁入核准表》后,当场就能办结户口迁入,成为石家庄人。而来自河北省外的,因为全国户籍系统尚未联网,须携石家庄派出所开具的“准迁证”再跑一趟,到原户口所在地办理户口迁出。

即便没有住房,只要征得同意,也可以落户在石家庄的亲属、朋友家。石家庄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副支队长武卫民在《新闻1+1》中介绍,“零门槛”落户还有一个兜底政策:暂时没有稳定住所的群众可以先在派出所公共地址上落户,有房子以后再迁到实际居住地去。

公安局“抢跑”

石家庄的政策发布之前,2019年2月19日,国家发改委先印发了《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

不出一个月,石家庄市公安局即在全国率先推出“零门槛”落户,且从政策发布当日开始施行。

头几天,负责政策解释的石家庄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对媒体很热情。徐卓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新闻1+1》节目组联系时,“他们很希望有宣传报道。”

但没过多久,风向就变了。

原因在于,3月27日上午石家庄市里开了个通报会,说这次实际上是个宣传上的失误。“大方向是‘零门槛’,但配套东西没出来,公安局就发出去了,现在很被动。”张焱的同事去参加了通报会,回来告诉张焱,石家庄市公安局发布“零门槛”落户的信息没经过市里审批,属于“抢跑”。

2019年3月27日临近中午,石家庄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拒绝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要求。

此前3月23日,石家庄市政府办公室综合十处发出了一份紧急通知。这份发往石家庄多个政府部门的内部文件要求,石家庄市公安局实施了户籍“零门槛”制度后,各部门要按照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和主管领导的指示,即刻对石家庄市社会事业面临的困难、问题和风险进行评估,如医疗、就业、就学、稳定等方面会产生什么影响,同时提出应对措施。

紧急通知还特别强调了,请市公安局、医疗保障局、人社局、教育局、住建局、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等单位接到通知后立即指定专人开展工作。

石家庄市政府研究室办公室主任谷鹏证实,上述内部通知确实存在。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政策(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不要纠结于某个细节。”

张焱却对这些“细节”放心不下。他认为,配套政策不完善,将给石家庄社会治理带来不利影响。比如,以前引进高层次人才时无须担心就业问题,“现在‘零门槛’进来的大部分是学历层次比较低的人,那就得加大招聘力度、征集岗位。他们一旦就不了业,过不了日子,社会怎么稳定?”

一位石家庄市民则担忧,“零门槛”落户以后,主城区义务教育入学压力增大,现有教育资源能否保障新石家庄人的子女入学。另外,“零门槛”简化了落户审批,如果新石家庄人集中在好学区落户,抢占优质教育资源,对老石家庄人也不公平。

2019年3月26至29日,南方周末记者走访或电话咨询石家庄市发改委、人社局、教育局、住建局等多个部门。有的称不便接受采访,有的部门明确表示,未参与“零门槛”落户的前期政策研究,也暂未制定配套措施。

“真的着急了”

虽然尚未完全准备好,但并非没有打算。石家庄为什么要抢先放开“零门槛”落户?

“一个客观事实是,京津冀协调发展,河北是个洼地。石家庄作为河北的省会,也在洼地中。”河北省委党校教授牛余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人口的急剧增长会拉动城市的消费,刺激城市的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把大量的人口吸引到石家庄落户,才能增强石家庄的活力。”

2019年2月,石家庄市区人口突破500万,跻身特大城市之列。但石家庄似乎并不满足于这样的人口增长速度。

现在的石家庄,在河北省内甚至不如其他一些地级市受重视。据央视《新闻1+1》报道,2019年全国人代会分组审议时,全国人大代表、石家庄市长邓沛然疾呼:“高铁时代,石家庄不能被边缘。”

“没有城市愿意承认自己被边缘化,但是石家庄被迫承认了,因为发展当中的不均衡和不充分是摆在眼前的……”徐卓阳在节目中说,也许正是危机感推着石家庄,向别人现在还不想走的方向,大胆地迈出了这么一步。

“要深挖根源。”面对“为何第一个吃螃蟹”的询问,石家庄市政府研究室办公室主任谷鹏反问南方周末记者:“这么多漂亮房子,谁来住呢?”

石家庄某高中教师唐风对此深有体会。唐风住在石家庄东开发区,每天晚自习结束后坐地铁回到小区,看见四周黑灯瞎火,很多房子都空置着。

唐风2013年在东开发区买房,当时的房价是每平方米5000元。经历2016年一轮暴涨、2017年限购,现在小区房价每平米15000元,是六年前的3倍。

“价格虽然是这样,但是没人买。”唐风感觉,石家庄的房地产陷入瓶颈,后劲不足,“(政府)得引入新鲜血液来消化库存。先吸引人来落户,下一步就是买房子”。

“不要妖魔化房地产,它对城市的健康稳定发展确实有利。”梁勇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石家庄前些年集中进行城中村改造,上百个城中村都盖起了高楼大厦,“所以现在有大量闲置房子,急于出手消化”。

“据我了解到的数据,石家庄目前为止的库存面积五百多万平米,去化周期在两年多。放开落户后,外地户口转化为本地户口,对主城区的库存去化能够起到积极作用。”石家庄电视台房产节目主持人张坤宁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石家庄放开落户是响应国家大政策,“但是放开的尺度之大,是大多数人没有预料到的”。

“石家庄可以说是背水一战,准备把户籍制度改革的红利释放出来。”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分析,中国的城市竞争从对资本的竞争开始,后来是对人才的竞争,现在已逐渐到了人口的竞争阶段。

张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多数城市在竞争过程中都会进行理性计算,从而发现,在城市限购以后,房价难以被当地户籍人口所支撑。“如果不支撑,就难以保持房地产市场的稳定性,(房价)下滑风险加大,对土地财政形成重大挑战。”

2018年,石家庄土地出让金达454.8亿元,同比涨幅94%,位列全国第三;而其全年财政收入刚破千亿。“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土地财政型省会城市。”凤凰网房产总编周翔宇认为,石家庄放开落户说明“真的着急了”。

亡羊补牢

石家庄迈出了“零门槛”落户的第一步,而以人口竞争为策略的城市发展逻辑,却不是只适用于石家庄。

“事实上,全国类似的城市都符合这样一个转型规律,都不得不正视这样一个现实:中国人口的增长速度已经非常慢了,劳动力人口的增速已经降下来,而且开始负增长。”张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2012年开始,中国劳动力人口每年净减少300万到400万。

由于城市实行计划生育的时间早于农村,所以城市户籍人口老龄化更为严重,“当前,城市仅仅依靠户籍人口进行人口再生产、社会再生产,已经达不到均衡发展的目的了,如果没有对农村人口的吸纳,城市的发展会受到非常大的挑战。”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截至2018年末,全国人户分离人口数量达到2.86亿人,相当于每5个中国人之中,就有一个人处在人户分离的状态。而人户分离群体可再细分为三类,其中,由农村流动到城市的群体人数最多,超过1亿。

张翼通过多种调查得出结论,全国大约有80%的农民工不希望把自己的户口落在打工地,只有20%的有此诉求,“但是真的落不落,还要通过利益权衡,他才能够下决心”。

在石家庄,南方周末记者询问了多位农村户籍的务工人员,他们都表示不愿迁户口。一出租车司机一家人都是井陉县农村户口,他宁可多掏点钱给儿子交择校费,也不在石家庄城区落户,“舍不得家里那几亩地,出来就回不去了”。

除了由农村流动到城市,人户分离群体还包括城市间人户分离和城市内部人户分离。前者以大学生群体最为典型,后者总数占比较小。

“对于大学生来说,石家庄不是一个能跟西安、杭州、南京、武汉竞争的城市。‘零门槛’是把落户的制度性门槛解决了,但收入的门槛还是解决不了。”张翼估计,石家庄一年落户人口达不到20万,“十几万就已经把所有潜在的(落户人口)消化完了”。

在张翼看来,如果“零门槛”落户改革在十年前出现,那它马上会形成很大的影响。“现在改革虽然为时已晚,但亡羊补牢,还能够抓住红利的尾巴。”

刚听闻石家庄“零门槛”落户时,唐风先是震惊,继而是心酸——“我的老家竟然把身段放到这么低。”

“我对它的评价还是要积极一些。”张翼认为,石家庄“零门槛”落户对于社会公平、人口自由流动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它实际为石家庄吸引人口的意义。

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户籍制度改革,一方面是国家自上而下推行,另一方面则是城市在人口红利消逝与人口转型压力的倒逼下不得不改。“城市落户门槛越来越低是趋势,走到‘零门槛’也是户籍制度改革的结果。石家庄打响第一枪以后,别的城市必然要跟上。”

(文中何阳、张焱、刘莫、唐风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石家庄:“零门槛”落户第一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