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阳金牌调解员刘玉莲:不拿一分钱工资,十多年调解数百起居民纠纷

汉阳金牌调解员刘玉莲:不拿一分钱工资,十多年调解数百起居民纠纷

楚天都市报6月3日讯(记者向清顺 邹斌 通讯员曾建 李浩)“吵了几个月,现在终于清静了,谢谢你,谢谢你!”昨日,在汉阳区五里街五福里社区二合村,一见到老熟人刘玉莲,住在2楼的张爹爹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不停点头致谢。

原来,就在前不久,因为自己养花漏水的事情,张爹爹与楼下邻居大吵大闹数月,最终靠社区义务调解员刘玉莲多轮调解,双方握手言和,持续数月的矛盾得以化解。

养花漏水致邻居吵闹数月 换位调解让双方握手言和

今年4月底的一天,五福里社区二合村有人大吵大闹,正在隔壁社区做义务劳动的刘玉莲听到后,赶紧循声跑了出去。刘玉莲被眼前不和谐的一幕惊到了:住在二楼的银发爹爹扯着大嗓门,一楼一对年轻夫妇叉着腰,双方大吵大骂,言语刻薄难以入耳。

刘玉莲走近看到,2楼爹爹阳台外伸出来的一处养花台正在朝一楼哗啦啦滴水,如同下雨一般。这正是双方矛盾的根源:张爹爹多年前购买了此处房产,楼外留有一个养花台,他洒水时就会滴水至一楼大门上方,加之房屋老旧,房屋卫生间渗水现象也很严重,用水高峰期时,一楼住户需要撑伞才能如厕。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刘玉莲和社区干部一起分别深入到矛盾双方居民家里做沟通工作。她请楼上爹爹移走盆栽,起初,张爹爹义愤填膺:“又不是我搭的养花台,凭啥让我搬花?”无奈之下,刘玉莲找到张爹爹的老伴再做沟通:“楼上楼下,低头不见抬头就见,多替别人想一想。”说着,刘玉莲把婆婆带到了一楼住户家中,一楼卫生间上方外墙正在向下滴水,“您看看,别人上个厕所都要打伞,生活确实太不方便了……”

就这样持续上门一周反复沟通后,张爹爹最终答应拆除盆栽,并花4000多元对自己的卫生间做了改造,持续2年多的矛盾纠纷得以解决。

汉阳金牌调解员刘玉莲:不拿一分钱工资,十多年调解数百起居民纠纷

团结户面积引起纠纷 搬来老住户证“清白”

五福里社区汉阳大道511号3楼,两家住户共用一个厨房,20年前,老辈住在此地,两家人口头协商将厨房一分为二,隔成独立厨房使用,费用由邻居严家出,胡家在面积上多让一点。

20年,两家一直平安无事,两年前胡家的老辈去世,儿子住了进来,对厨房的分割产生不满,每天在家指桑骂槐,找邻居扯皮,要求重新划分面积,刘玉莲闻讯后主动上门。在了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刘玉莲请专业人员对楼上楼下的同等房型厨房进行测量,判定了严家的确是多占了胡家两匹砖的面积。

由于当年是口头协议并没有纸质文书,怎样将矛盾调解的让两家人心服口服?刘玉莲费尽心思,她找来几家当时事情的知情者,但这户知情者全都搬走了,刘玉莲一一给他们打电话,请求他们来一趟社区,当时正值盛夏,刘玉莲说尽好话,邀请他们来做旁证,大家都被刘玉莲的诚意感动,最后经过大家的齐心协力,两家经过协商,终于缓解了2家多年的积怨和矛盾。

十年如一日不拿一分钱 调解大小纠纷数百起获赞

今年57岁的刘玉莲,2008年从汉阳钢厂退休后帮忙带外孙,2010年,外孙上了幼儿园,让早早离异的她一度很“空虚”。如何打发闲暇时光?刘玉莲选择就近来社区居委会。

到社区没多久,她了解到社区有一名唯一的孤寡老人张婆婆,无儿无女,老伴逝世多年,她主动承担起了照顾老人的重担,与社区干部和志愿者们一道帮扶她、照顾她。由于刘玉莲与老人住在一栋楼,几年前,刘玉莲还协调民政部门装上了一个“爱心门铃”,老人有需求一按门铃,刘玉莲几乎“随叫随到”。2016年,张婆婆因房屋迁住进蔡甸一家养老院后,刘玉莲也总是隔三岔五前去看望。

汉阳金牌调解员刘玉莲:不拿一分钱工资,十多年调解数百起居民纠纷

十多年来,刘玉莲把社区当做自己的家,平均每月协调居民之间的大小纠纷两三起,至今累计调解数百起纠纷、矛盾。记者在社区走访时,刘玉莲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喊出了她的小名“玲玲”。“社区近些年的变化有目共睹,玲玲有一份功劳……”谈起刘玉莲,居民们纷纷竖大拇指点赞。

2016年,自己所在社区的房屋拆迁后,刘玉莲还建到了几公里外的四新北路,即使如此,她每天还是乘坐公交车到社区“报到”,从不缺席。“现在让我闲下来不做事,我反而觉得无聊。”刘玉莲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汉阳金牌调解员刘玉莲:不拿一分钱工资,十多年调解数百起居民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