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下惠“坐怀不乱”的真实性有多大?这件事是怎么传出来的

提到柳下惠,“坐怀不乱”是免不了的话题。关于这个话题,历史上流传着几个不同的版本。

其一,在元朝学者胡炳文的《纯正蒙求》中记载:相传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冷之夜,柳下惠寄宿于都门,恰逢一个无处栖身的貌美女子前来投宿。面对在寒夜里瑟瑟发抖的弱女子,柳下惠善心大发,唯恐她冻伤身子,就让他坐在自己怀里,解下自己的衣物,覆盖在女子身上,为其御寒。两人一夜循规蹈矩,没有任何逾越礼制的行为。

其二,元末陶宗仪的《辍耕录》中是这样记述的:“柳下惠夜宿郭门,有女子来同宿,恐其冻死,坐之于怀,至晓不乱。”

其三,在某个大雨滂沱的夏天,柳下惠访友归来,为避雨,慌忙中闯入一古庙。突然间发现,有一妙龄女子正在庙中赤身晾衣。柳下惠急忙退出,来到庙外的槐树下,任凭庙中女子如何邀请,柳下惠始终拒绝回到庙中,一直坐在槐树下,直至雨歇才离去。后来便传为“柳下惠坐怀(槐)不乱”的故事。

(柳下惠)

那么,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可信度,究竟有多高呢?

首先,“坐怀不乱”就是一个历史故事和传说,所有的正史中都没有明确的记载。对于它的出处,最早可以追述到战国末年毛亨之手,他在对《巷伯》进行注释时,就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中就提到了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传说。

通过一段时期的演绎和完善,到了元朝时,这个故事就有了清晰的记载。但不管是《纯正蒙求》,还是《辍耕录》,都只是引用了历史传说,并未注明出处。而《纯正蒙求》根本就是一本教材,是胡炳文为接受启蒙教学的儿童,专门编写的教材,主要讲述历史知名人物的求学、处事、为人的故事。

其次,如果柳下惠确有“坐怀不乱”的事,那么,是谁将此事公之于众的呢?

应该不会是柳下惠,尽管他们两人一夜无事,毫无越轨行为,但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且为了取暖而拥抱在一起,柳下惠还解下了自己的衣服给女子,这说出去,恐怕是有污女子清白的。何况,在儒家思想盛行的春秋时期。柳下惠一个有节操的人,断不会把这种事宣扬出去。

应该也不是那位女子,难道她会自毁清白,将这种丑事抖露出去?除非她是傻子。

再说了,“坐怀不乱”这事是没法证明的,要是说出去,只能越描越黑。

既然两名当事者都不可能说出去,那么,这件事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了。

(坐怀不乱)

其三,在当时的情况下,柳下惠有很多种途经帮助女子御寒,不必非要“坐怀”。

要想帮助瑟瑟发抖的女子抵御寒冷,方法其实是很多的。比如,外出借御寒的服装和其他物品。再比如,生一堆火,两人可以边烤火边唠嗑,既能在漫漫长夜里排解寂寞,又能抵御寒冷,何乐而不为呢?为何非得要用“坐怀”这种既尴尬又极易生变的方式呢?

当然,我们并不怀疑柳下惠具有高尚情操和品德,如果他确实身处“坐怀”之境,我相信以他的人品和定力,也一定会做到“不乱”的。

这样的事,在历史上也屡见不鲜。三国时期,曹操欲陷关羽于不义,曾将刘备的夫人和关羽同囚一室,但关公却一心护嫂,持刀立于门前,“秉烛待旦”。关羽坦坦荡荡的君子行为,令曹操都深深佩服。

那么,在柳下惠的身上,为什么会出现“坐怀不乱”的传说呢?

我们得看看柳下惠是个什么样的人。

(孟子剧照)

​柳下惠是春秋时期鲁国人,原名展获,谥号惠,因其封邑在柳下,所以后人都称其为柳下惠。

一直以来,柳下惠都被树为做人的道德标杆,这位占领道德制高点的贤人,曾得到过孔子和孟子的大力赞扬。在《论语》里,孔子称他为“被遗落的贤人”。而孟子则直接称柳下惠为“圣之和者也”。他说:“圣人,百世之师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

柳下惠会什么会成为世人的道德榜样呢?

这是因为他直道事人,品行高洁,为官刚正不阿。《论语》载:“柳下惠为士师,三黜。”有人劝他离开,“子为可以去乎”,柳下惠反问道:“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柳下惠在鲁国做掌管刑狱的士师时,因为人正直,秉公执法,难免招人嫉恨,曾3次遭到罢黜。但柳下惠却不以为然,认为只要是坚持直道做人做事,无论在哪儿为官,都难免遭遇罢免,何必要离开自己的祖国和家乡呢?

柳下惠的这种“直道”品质,不但彰显了他为官处事的高尚美德,更是体现了他的固有操守。而且,这种品质和操守,是与生俱来的,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不会随着外部环境和自身地位的变化而改变。

正如孟子所评价的:“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也难怪,孟子会将柳下惠和孔子、伯夷、尹伊并称“四圣”。

既然柳下惠已被贴上了圣人的标签,儒家思想需要这样一位道德榜样和模范,供后世之人景仰和学习。因此,便有了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传说。

(参考资料:《纯正蒙求》《辍耕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柳下惠“坐怀不乱”的真实性有多大?这件事是怎么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