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曼玉回忆张国荣,那些往事,你记得吗?

张曼玉在《少年可欺》中带领弟子们欣赏了夏永康老师为众多艺人拍摄的艺术照。

其中有张国荣躺在水池中的经典瞬间。

张忙于在照片面前站了很久,久久不愿离去。

之后回忆道,张国荣是一个特别会敲醒她的人。

让她努力演戏,但是年轻时期的张曼玉对于这些鞭策很不服气。

但是,时间推移之下,能和她说这些话的没有第二个人,才幡然醒悟,原来张国荣真心相劝是那样珍贵。

1、初见

两个人的初次见面时,张曼玉才十九岁,只是一个小花瓶,而哥哥张国荣也不过二十七岁。

第一次见到哥哥,张曼玉震惊了。

这是此生见过最漂亮的面孔,回家便告诉了妈妈。

妈妈怂恿她和张国荣拍拖,但是她却说“他太漂亮了”

他们在那一年合作了电影《缘份》,当时张国荣还在电视台做演员,唱着卖不出去的歌,事业几乎跌入谷底。

这部电影中也纯粹的像个童话故事。

一见钟情,就全部写进眼睛。

情窦初开,就幻想拥有爱人。

求爱受挫,就气急败坏。

“你知不知道有一样东西可以形容你,就是电子游戏机。

谁都可以玩,而且很快就玩完了。”

舍不得放手,那就甘愿卑微到尘埃。

“我都说我什么都可以改,你还要我怎么样”

像不像那个在爱情中,失落的自己。喜怒哀乐,就这样坦然的告诉你。

不矫揉做作,更没有心机重重。

电影中的哥哥,是一个朝九晚五的小白领。

地下铁偶遇女神,只会傻傻来一句“真巧呵”。

坠入情网,完全没有偶像包袱。

之后,《Monica》一炮而红,香港乐坛迎来了张国荣的时代。

2、苏丽珍和阿飞的故事。

“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旭仔是被亲抛弃孤独的灵魂,他飘来荡去,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落脚。

无脚鸟旭仔就和苏丽珍的故事就开始了,从一分钟到一个小时,到两人亲密无间。

苏丽珍是传统的女孩,她需要婚姻需要家,但是旭仔自己都没有家,两个人的人生相错而过。

戏外,张曼玉曾跟王家卫聊到,如果被男朋友拒绝,以她的自尊心是绝对不会再回他身边求他的。

可是王家卫很快便让她在《阿飞正传》里演求张国荣的戏。

张曼玉只好对张国荣说,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张国荣回答道,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人。

张曼玉的表情委屈又隐忍,憔悴得令人心疼。

两个人的个性不尽相同,在戏外也来往甚少,年少时的喜欢也成为了欣赏。

3、我的脾气,只有你能治。

1992年,张国荣与张曼玉一起出演了《家有喜事》。

张国荣演了一个娘娘腔,和他对戏的是少年时期的恋人毛舜筠。

张曼玉则是和周星驰配戏。

导演高志森曾专门回忆过两人在这部影片中的合作。

有一次剧组去澳门拍夜戏,午夜零点开工,预计拍到第二天十点。

张曼玉一到片场就告诉导演,她早上五点要回香港剪彩,这令剧组措手不及。

张曼玉和周星驰对戏总是要NG,导演和张曼玉自己都十分急躁。

这时张国荣过来安慰了几句,拍了拍张曼玉,就顺顺利利拍完了这场戏。

张国荣跟高志森说,以后拍张曼玉的戏,有他在场看着就行了。

4、结局:失意的西毒,蹉跎的大嫂。

1994年的《东邪西毒》,张国荣是那个失意的西毒。

王家卫以虚幻的古代背景继续讲述现代人的漂泊情感,光怪陆离的大漠何尝不是光鲜却隔膜的城市。

张曼玉饰演的角色赌气嫁给了欧阳锋的哥哥,张国荣饰演的欧阳锋在她成婚当天离开了白驼山。

那坛名为“醉生梦死”的酒,愈喝愈令人难以走出记忆。

在片中张曼玉有段独白:“我只希望他说一句话,他都不肯说,他太自信了,以为我一定会嫁给他,谁知道我嫁给了他哥哥。

在我们结婚那天,他要我跟他走,我没答应。为什么要到失去的时候才去争取?”

电影中两个人是默契的搭档,戏外是好友。

张国荣自杀前不久曾对张曼玉说,我非常渴望跟你再合作,但可能我已经不够英俊扮演你的情人。

他有多绝望,才说出这样的话。

一个自信乐观的男人,我们不知道他受了怎样的折磨。

索性,他从24楼一跃而下,自在了。

张国荣的离去宛如巨星陨落,他连死亡都是那样完美,他这只鸟儿终于可以落地。

在张国荣的追悼会上,张曼玉送来的花圈上写着四个字,“侬本多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张曼玉回忆张国荣,那些往事,你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