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

1946年12月初,经过中国法官梅汝璈的不懈努力,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终于同意将南京大屠杀主犯、时任侵华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的谷寿夫交由中国法庭审判。但是在后来的审判中,一个诡异事件差点让这个刽子手逃出生天而铸成大憾,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

1947年2月6日,国民政府有关方面通过一系列的缜密调查和取证后,谷寿夫一案终于正式开庭。可是,尽管证据确凿,这个蓄着东洋小胡子的恶魔仍是百般抵赖,一会称其全不知情,一会又称是职业军人只有服从军令,妄图将罪责一推了之。

庭长石美瑜对此早有准备,当宪兵将几麻袋从中华门附近挖掘出的头骨倒在他面前,当他亲看到日军自己录制的屠杀影片时,谷寿夫终于无言以对低下了头,但是他真的就这样认罪了吗?当然没有。

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

1947年3月9日晚上,邢子健仍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作为负责看押谷寿夫的法司特勤组成员,他最近总是心神不宁,虽然谷寿夫逃是逃不掉,但是谁又能料到这个狡猾的家伙会作些什么花样出来呢?

当晚九时许,急促的电话铃将刚刚入睡的邢子健猛然惊醒,电话是国防部打来的,称谷寿夫突发高烧42度,心跳加快、心力衰竭,已出现濒死症状,目前正在市郊教会医院抢救。

邢子健不敢怠慢,放下电话就匆匆奔向教会医院,但是当他来到医院,看到站在抢救室门外的几个医生医生和看守所副所长毕尚清时,邢子健马上就预感到事情不妙,而结果也不出他的预料,谷寿夫此时已经不治身亡了。

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

虽然医生给出了明确判断,但是邢子健还是亲自查看了谷寿夫的尸体,直到他确认谷寿夫的呼吸已经停止,瞳孔也已经放大后才上报了国防部。随后按照国防部的指示,邢子健安排人将谷寿夫的尸体送到了院内太平间暂存。

原本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可是邢子健偏偏是个爱较真而的人。回家的路上,他一遍遍的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他始终无法想通,既然谷寿夫是突发恶疾,却为什么不就近送医,而是非要到这偏远的郊区医院抢救呢?

虽然他亲自验看了谷寿夫的尸身,但是这唯一的疑点还是让他难以安心,于是他决定立即返回医院,必须把事情搞清楚。

在医院门口,看守所副所长毕尚清还没有走,看到邢子健又折了回来,他有些难掩诧异,而邢子健也没有当即向他质问,而是谎称突然肚子疼,只是回来找个医生问问。进了医院大门,邢子健大步流星直奔太平间而去。

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

谷寿夫的尸体仍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地,和他走时并无二致,看到这一切后,邢子健终于放心了些,但是当他下意识的触摸了一下谷寿夫的尸体后,却不由得头皮发麻,原来已经死去多时的谷寿夫,尸体竟然还是热的。

虽然邢子健不知道到真相是什么,但是多年的办案经验也让他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于是他立即招来属下将谷寿夫的尸体运走,然后急调人手暗中将医院包围,而他自己则亲自带人埋伏在太平间里。

午夜时分,几条突然出现在医院附近的黑影引起了士兵们的警惕,就在他们准备摸进医院之时,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逮了个正着,几个试图逃跑的则被当即射杀,经过对被捕者的紧急讯问,惊天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

原来,早在谷寿夫在东京鸭巢监狱关押期间,他的两个铁杆手下河野满和冈田次郎就试图将其救出,但是苦于没有机会。后来谷寿夫被押往中国,二人觉得终于等到了机会,于是联络韩籍女特务李长美等人一路追随到了南京。此后,他们以重金收买了毕尚清,而谷寿夫之所以假死,正是毕尚清带进看守所的药丸起了作用。

被转移走不久后,谷寿夫就顺利“还阳”了,当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并未逃出生天后,沮丧的如同一条丧家之犬。而国防部方面为保万全,立即把谷寿夫转移到了重兵把守的陆军特种监狱。至此,等待谷寿夫的已经只剩下了一种结果,那就是等待枪决。

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

4月26日,谷寿夫终于等来了他的死刑执行书,当他被押到雨花台刑场时,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刽子手已被吓得浑身瘫软,再也拿不出当初在法庭上狡辩的威风。12时35分,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谷寿夫立时倒地,这回他是真的死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他是罪大恶极的屠杀元凶,为逃出生天上演诡异迷局,谁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