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赏析苏轼的《定风波》?(1)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阳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读这首《定风波》,细细品味:

仿佛间,我们似看到几个中年人冒着风雨,徐徐向我们走来,其中一位手持竹杖,脚穿草鞋,一边走,一边吟他的定风波词。一阵春风吹过,他微微打了个冷襟,这时一缕斜阳从山头照来…

位吟词的中年人就是苏轼,是年,公元1082年(宋神宗元丰五年)春,当时是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的第三年的春天。

“乌台诗案”是苏轼以言获罪的大案,差一点为此陷于死地,也是神宗朝影响较大的一个案件,牵涉到了 司马光、范镇、张方平、王诜、苏辙、黄庭坚等二十九位大臣名士。他弟弟苏辙也在其中。

“乌台诗案”对苏轼的诗文风格影响甚大,从前期的大气磅礴、豪放奔腾如洪水破堤一泻千里转向了后期的空灵隽永、朴质清淡。他的思想也从前期尚儒而转向了后期的尚道尚佛。

从这首词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人生态度的洒脱和旷达。此词为醉归遇雨抒怀之作。词人借雨中潇洒徐行之举动,表达了在人生逆境遭受挫折不畏惧不颓丧的倔强性格和旷达胸怀。

词的上片: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莫听”与“何妨”,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这一连串的诗与句子都是以词人的主体感受为主。而描写客体的“穿林打叶声”等居于次要地位。最后“一蓑烟雨任平生”似乎已跳到了当前景物之外,似是借遇风雨之事抒发人生态度。

词的下片: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阳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描写主体感受的词:“酒醒”“微冷”“回首”“归去”。还是以描写词人的主体感受为主。而客体的“料峭春风”正好吹“酒醒”,只是“微冷”。客体的“山头斜阳”却似迎接词人。词人大风大浪都经历过,这点小风小雨算什么?归去之后“也无风雨也无晴”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如何赏析苏轼的《定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