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错怪的潘金莲,是历史文化怎样的写照?

我觉得潘金莲应该值得被同情。为什么这么说呢?

说到这,不得不说爱情,真是一个复杂的东西。

丘比特的神箭常常莫名其妙地将两个男女射中。你情我愿,男欢女爱,固然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可是,往往天意弄人,你爱的人不爱我,爱你的人你却不爱。

爱恨只在一念间,本来无限美好的爱情却极容易生出血迹斑斑的恨来。爱有多深,恨就有多大。一旦爱得不称心遂意,往往就会恨得触目惊心。

潘金莲的心路历程十分契合这个逻辑。我绝不相信,潘金莲天生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就是一个害人的妖精,就是红颜祸水。

和所有正常的女人一样,她也渴望一份美好的爱情,渴望有一个值得自己去爱的男人。不幸的是,和很多女人一样,她的爱情之路并不通畅,而是充满坎坷,布满荆棘。她走得很辛苦。

潘金莲本来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使女,因为长得有几分姿色,被男主人(据说该男主人叫张大户,姑且这样称呼)看中,要纳为小妾。如果潘金莲真的是外围女,完全可以美滋滋地满口应承张大户。

显然,这个张大户财大气粗,要不然也不敢称为“大户”。

女人不就是喜欢有钱的男人吗?所谓大款人人爱,不管这个大款长得如何猪头,年龄是否老透,更不必计较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然而,潘金莲没有同意。如同《红楼梦》里的鸳鸯拒绝老色鬼贾赦一样,她宁死不从,为此不惜去向张大户原配告发。张大户一生气,后果就很严重。

为了报复潘金莲,张大户便将她送给了当地最丑、最脏、最无能的男人武大郎,这和宋江将貌如天仙的扈三娘送给丑陋无比的王英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潘金莲为何不愿意给张大户做妾呢?这样不正可以傍大款,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吗?

因为潘金莲并非外围女,她并不想就这样作践了自己,她也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她不愿意蝇营狗苟,追腥逐臭,她也跟大多数的女子一样渴望纯洁地爱着,自由地活着,她也有着所有美好女子都怀有的美好愿望。

曾几何时,我们都是这样的人。可惜呀!走着走着,有些人就堕落了,就下水了,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了。

潘金莲没有这样,至少在被武松拒绝之前,她的内心一直是高贵的、纯洁的、不可侵犯的。或者说,她也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女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潘金莲为自己的理想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送给了一个最恶心的男人武大郎。潘金莲当然没有任何理由喜欢武大郎,甚至平时都不想正眼看他一眼。

可是,命运却让她嫁给这样一个男人,“骏马却驮痴汉走,美妻常伴拙夫眠”,就像《大话西游》里的春三十娘嫁给了猪八戒一样。那份痛,该有多深!唉,不幸的女人。

对于潘金莲来说,活着就是一种折磨。不如干脆死了吧,死了才干净。然而,死,谈何容易?正当青春年华,怎会轻易言死呢?

潘金莲不甘心,她还有一丝侥幸,一丝希望,希望有一天命运出现转机。秋风乍起的一天,武大郎带着一个男人来到了潘金莲面前,潘金莲顿时眼睛一亮,死寂了多年的心突然又活泛起来。

这个人,就是武松,金圣叹眼中的天神,绰号“三重刘德华”,男人中的极品。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是值得潘金莲去爱去疼的男人。

有人说,潘金莲对于武松,纯粹只是肉体上的渴望,其实不然。潘金莲是真心喜欢武松的。她一面叫武大郎去张罗酒菜,热情款待武松,一面迫不及待地嘘寒问暖。

当听武松说住在衙门时,她满脸不高兴,说这怎么行啊!咱又不是没有家,赶快搬到家里来住吧!潘金莲这是为了偷情方便吗?不是,喜欢一个人,当然希望他过得好一些,当然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他。

武松搬过来之后,潘金莲一大早就忙活着给他打洗脸水,张罗饭菜。如此一月有余,不管武松多晚下班,潘金莲都热情周到地备好饭菜,从无懈怠。

那份殷勤之意,如果没有爱情成分,她做得来吗?只有真正爱一个人,才会甘愿为之付出,才会天天给他做饭,如奴仆一般侍候他。

潘金莲是真的喜欢武松,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渴望,更有精神上的爱恋。令人遗憾的是,潘金莲这份可怜的爱情并没有得到回报。由此,可以说潘金莲是值得被同情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问答 » 被错怪的潘金莲,是历史文化怎样的写照?